最新动态

原文刊登于2014年9月24日江淮晨报A15版

90后女孩郑亚男毕业后,成了合肥市殡仪馆人本礼仪服务的礼仪师。一开始家人有些不赞同,但她却坚持试一试,没想到这“一试”就是两年多。到了谈恋爱的年纪,女儿一直没动静,可老妈着急了,亲自出动为亚男介绍对象,可一提女儿的工作便遭到回绝。“这份工作很光荣,希望你们多报道,好让越来越多的人能理解,也给女儿更多自信心。”小郑母亲致电热线说。

 

90后美女担任殡仪馆礼仪师

 

清秀的五官、168的身高,90年出生的郑亚男,以前在北京机场做VIP接待工作。20123月从中国民航干部管理学院毕业后,回到老家合肥,成功应聘上了合肥市殡仪馆人本礼仪服务礼仪师的职务。

 

作为礼仪师,她每天的工作主要是主持遗体告别会。一场告别会需要2030分钟,一般两人配合,平均每天上午她和搭档要主持3场。告别会一般安排在上午,下午礼仪师的工作便是布置第二天的会场,和家属确认最后的细节。

 

回想刚上班第一天,看到遗体还有些害怕的她,如今已经在此工作两年多,早已见惯了生老病死。

 

不过,一些生命消逝的故事,仍让她唏嘘不已,这让她对生活对生命又多了几分尊重和珍惜。“去年一个25岁的姑娘,因产后忧虑症自杀,父亲是死刑犯,还在服刑,特别申请后戴着手铐来告别时,我哭了。”亚男说,虽然每个人最后都会尘归尘土归土,但看到一些孩子或者年轻人因想不开自杀、车祸等意外去世,她也会为生命哭泣。

 

其实,90年出生的亚男并不是人本礼仪服务礼仪师中年龄最小的,她还有两个93年出生的女同事。据悉,在亚男所属的礼仪部,一共有14人,男女差不多对半,大都是85后。

 

尴尬:早上上班被的哥拒载

 

殡仪馆的工作在亚男和同事们看来,和别的工作没有差别。自我介绍时,她会坦言“我是殡仪馆的”,即使中午出去办事,她也会穿着工作服,只是会摘下工作牌。

 

不过,要说尴尬,也经常遇到。有天早上亚男打车去上班,师傅听说要去殡仪馆,直接熄火让她下车。为这事,亚男还按揭买了一辆车,方便上下班。

 

“我们开始不太赞同,但她说要尝试尝试。”亚男的母亲高女士说,在殡仪馆工作听起来并不受待见,但女儿坚持尝试,她也就没有阻拦。可没想到,亚男这一尝试就喜欢上了这个工作,并且没有换工作的想法。做一行,爱一行,女儿的工作态度,作为家人她也很支持。

 

如今,女儿24岁,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。她也曾托人介绍,可对方一听在殡仪馆上班,见都不见就回绝了。好多人对女儿工作的不理解,让她和亚男都有些沮丧,她希望通过报道让更多人知道,每个人终究会到殡仪馆走一趟,在最后的路程上少不了礼仪师这个环节。所以这个工作不仅不该被误解,还应该被尊重。她希望不久的将来能有一位理解这份工作、真心对待女儿的男人出现。(记者 李玲芳)

福寿园国际集团

当前访问 : 安徽

访问 集团官网
WordPress Image Lightbox Plugin